致教育、学术界的感恩信 —《做人从感谢恩师和学生开始》

由   于 2012 年 11 月 22 日发表,题目:   冯琰的观点    

下课了!

这句话,我听了二十多年了,说了却不到二十周。我这里和其它一些老师们的唯一区别,就是我坚守“遵守时间”这概念。我大概只有了两三次“拖堂”,每次不超过三分钟。

三分钟。在瑞士苏黎世市的南车站(Stadelhofen),只要再慢一分钟,我就无法按时到学校了。从七号线列车换乘十八号线就给你四分钟换车时间;晚了,连跑带滚都无法再正点到达学校了。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到学校,那叫一个混乱啊。由于当时我才学会一些德文和英文,最后结果导致我无法找到爸妈时,只能用中文、英文、德文三个语言“混杂在一块儿”地“往死里哭”。最后找到时,真的都快过去了。幸好当时有一名来自香港的老师,帮了我一下,“救”了我一下。

第一个学校第一天,是有些混乱。不过好事就是,之后救很顺利了。为了彻底改好我的语言问题,熟悉好各国语言,学校安排了我长期学习语言的规划。我从二年级就开始继续学习英语了,到四年级则是进一步学习德语,七年级“法语驾到”。九年级,当我正在纠结是学音乐、经济学还是其它选修课时,我突然“转投”意大利语去了。结果就是:头次考试,两百多题,得分九十九分。

学校培养了我,从顽皮童变成逐步成熟起来的先是“大男孩儿”,后就是一个已婚,条件稳定的三十岁男人。我在学校确实和别人一样,有过几次淘气甚至于“出圈儿”淘气的“事儿”。我还记得我七年级太“出圈儿”了,被老师吼了一把:你这样子再下去的话就不行了!… 还有就是更早时,五年级时,校长给我叫到办公室了。他用很沉痛的语气跟我说:冯琰,我对你特别失望。这是因为他当时特别看好我,屡次在给家人写信时说:我看好这位华人学生,看好你的儿子,你的儿子有较为明显的潜力。

在接受多名海内外老师的指导后,我于去年终于完成一个完整的学习安排,就是:从一年级到博士三年级的总共累计二十二年的学习生涯。我已经不再是那个随便把别人的茶水里倒胡椒粉的淘气小男孩儿了,而是一名有理论,有思想的博士了,是一名学者了,更是一名老师了。

十八岁当年,我的环境、条件、身份和经历过的国际联考等,已经非常丰富了。我在瑞士的“下一步”,已经开始有积极稳妥的发展了,两大可能性 — 立即工作或进入海外大学的可能性,都摆在我面前了。正在我开始浏览更多的书籍时,我突然发现我一个致命性的弱点 — 身为华人,我的华语反而是非常落后了。十二年前,这种比较“复杂”的短文,我都无法自己撰写。在家人的建议下,我从已经成为该国公民的瑞士,放弃了很多人眼中羡慕的“社会福利好”,“人人带表”,早于中国刚开行动车组列车的瑞士,回到一个当时还是被污染很明显的北京城。

因学术等方面安排早已按照规定做好,再加上我的多国语和在海外学到的广泛知识等,我于 2000 年的 9 月 11 日正式进入位于北京的对外经贸大学开始学习。(我很难预测,就是再过一年,美国会就正好在这一天“出事儿”。)在经贸大学,我头几年就是先把自己的汉语学好 — 这里该说“补好”吧,毕竟都是自己人,作为中国人,中国话应该是“自己”的语言吧!

在经贸大学,是学习了不少经济方面的知识。不过,到了 2003 年 11 月 29 日,我记忆非常深刻,成为了一名英文演讲赛的评为。可能是因为表现出色,可能是因为人家觉得我的英式发音有些特别嘛,组织方请我成为总决赛的主持人了,我当然乐意接受了。2003 年 12 月 5 日,我主持的总决赛,令大家长期难忘,也特别为此举行了一次“庆功晚会”。这马上就成为我“转行”到传媒大学的最重要的动机了。虽然 2004 年的后七、八个月出现了各种难关,但是我凭自己的能力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进入播音主持艺术学院,是当年的最大的一件事。2005 年秋天起,我又充分利用课外剩下时间,组织一些电子设备用户之间的公益性交流,最终成为“世界可用性专题日北京场主讲人”了,最后也上电视了。

但是这一切,没有对传媒的研究,更没有过去电脑课给我的知识,都是完全无法发生的。

2009 年,我再次回到传媒大学,这一次进入了传播研究院,开始研究特别是社交媒体,最终于 2012 年,通过创建自己的新理论 Notion and concept of the Web Demo,成功完成了毕业论文,发表了多达四则学术论文。2012 年 6 月低,从我爷爷以来的冯家,首次有了一名博士。唯一的可惜就是,十年起当我祖奶奶在的时候,我还刚拿到高中毕业证书。但是个人的光荣,也属于全家的光荣。现在,我已经正式“留校”于传媒大学,成为一名外籍专家、讲师,给专、本科和硕士研究生,甚至于本校教师,用我在海内外亲身学习到的(也在前往各国旅行生活经历过的)关于英文、海外文化以及传媒方面的知识。

这里,我当然要感谢在过去二十二年无私教给我知识的最崇高敬业的老师们。其中,有几名老师对我影响力度非常深刻:

  • 来自英国的格里夫斯(Greaves)老师,是我最尊重的老师,因为他教我的不仅是知识,更是怎么做人。他和我八年级艺术类老师洛克林(Loughrin)老师一样,非常耐心。格里夫斯老师对人的要求非常严,也为我对自己学生的高标准,从严标准的基本原则奠定好了基础。但是,格里夫斯老师也会发现非常“出类拔萃”的学生。就在格里夫斯老师的长期教导和鼓励下,我才成为今天的我。没有格里夫斯老师,没有任何老师,就没了今天的我。恩有恩报。这一位伟大的老师终于近期得到欧洲相关国际教学组织的奖赏。我是觉得,这份奖赏应该早些赏给格里夫斯老师,因为他太值得得到这份奖赏了。
  • 来自爱尔兰的达喜(D’Arcy)老师,是一名懂科技,懂生活的良好恩师。他的标准很严 — 上课一律不准说难听话 — 但是他的“活泼”那一面也随处可见。深爱自己爱尔兰的他,于 1996 年终于圆了自己一大愿望,更圆了我们班里所有同学的一大愿望:到爱尔兰旅行。达喜老师是推广全校使用苹果系统的苹果“技术控”和技术高手。很简单,没有达喜老师,你今天就看不到本文,因为他教我太多知识了。
  • 来自英国的跨达克(Cradock)老师,同样很严格,甚至于在我七年级那时,对我的严要求是出了名的,判分也一律不讲人情。但是就是他对体力上的高标准要求才有了当今的我。我前几个月和西安铁路局探访铁路线时,有几个山坡是非常陡的。此时,跨达克老师的严要求(尤其是体力上的严要求)的优势,马上展现出来了。跨达克老师也非常重视怎么做人,没少惩罚我,但是就是因为有这种高标准,严要求,我才能和那些拜金主义、消极“八卦”的一些人划分界线。
  • 同样来自英国的威林顿(Willerton)老师,艺术上和学术上都指导了我。就是她,和其它的老师,相信了我这位华人学生,担任全学校 1997 年度的艺术节的绝大部分设计工作,告诉大家:中国人也能搞被国外认同的艺术、设计。讲究标准的威林顿老师虽然是女老师,但是她对标准的要求和如格里夫斯老师的要求一样;及时多打了一个多余括号,她都会给它“否掉”,充分体验她对完美主义的追求。
  • 来自欧洲的柳本老师,是我小学和中学的校长。令我最难忘记的就是柳本老师每次有家长来校参观时,只要我在场时,从来不会“漏掉我”的:“这是我们来自中国北京的一位同学”,他总是这么告诉来访的家人的。柳本老师曾为我伤心过,那就是因为他希望能看到学习成绩更好的冯琰出现。柳本老师对我的这份期望,我会用自己这一生来为自己,为校长,为大家变成现实,最终目标就是让我的力量成为推动“做好事”的力量。我的唯一使命就是为大家多做好事,其实也就是这么简单。
  • 中国传媒大学的卢静导师,是名副其实的“卢妈妈”,她对我的研究生学习给出了特别多的建议。我如此“二老外”的汉语,都被卢老师细心修好了,这样子讲细节,以学生为核心的工作态度,实属可贵,真是大家应该认真学习的对象。卢老师还介绍我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汉语直播,可见她对我的汉语的“坚信”。虽然当初我的汉语水平是欠佳,但是在“卢妈妈”三年指导下,我的汉语最终有了足够而明显的提升。
  • 中国传媒大学的胡正荣导师,是一名启发学生,激发学生做的更好,读更多书的老师。在胡老师的指导下,在其它学术界同仁的指引下,我在读完相关传播学图书后,开始勇敢地开发自己对学术理论的新的创新,提出来社交媒体需要政府的适度干预,也因此创造了自己的毕业博士论文。在答辩顺利结束后,胡老师请我到他办公室,请我“留校”做一名外籍专家和讲师,这像是“夏天出现的圣诞礼物”一样。“任职签证”、“外籍专家”、“讲师外教”等我从来没主动追求过的头衔和名誉,突然进入甚至于如袭击般地进入我的教学、学术世界。我以过去二十二年学习过的知识和经历,正在完成胡老师给我的这个机会和长期无私为学生服务的这个终身任务。
  • 来自美国的罗西(Loesche)老师,鼓励了我在读高中时就攻考美国大学第一学年的美国历史考试。罗西老师的经济课堂,让我初步对经济界有一定认知;但是更明显的就是他的轻松的历史课。他通过 Jeopardy! 型抢答方式,让大家很快掌握了历史课的新知识和关键历史性日期等资讯。我受其启发,正在使用罗西老师的这些技能,让我的同学们也学到更多的知识。
    *同样来自美国的比沙尼克(Pisanic)老师,不仅教过我什么是物理,更教过我什么是汽车。虽然比沙尼克老师的物理课真的不容易,但是我也学进一些基础物理知识和一些当时对我来说是新的物理名人的名字了。Pisanic 老师也教会了我,什么是汽车,在空闲的练车场也教我开车的基础:正确使用方向盘、换档设备、手刹等。比沙尼克老师的轻松教学方式也告诉了未来的我:当老师,别太注重“架子”,要更加注重和同学们的互动和适度的关系。

要是我把所有对我有积极影响的老师都写在这里,大家估计得读到深夜四五点了,我就在此不多叨叨了。毕竟,我作为老师,掌握了一个真理:真该当“麦霸”的场所,还是在唱歌(K 歌)时比较好:在课上讲太久,给大家灌的太多,而没有任何互动的话,学生会用自己的肌体“投票”。我还记得有一名老师,很可惜把九十分钟课堂变成“一言堂”。年轻的她,在九十分钟,眼睛只对着显示屏看,嘴巴只对着话筒讲,右手只搁在数表上。我真心希望,这位老师以后教课时,能适当让同学们做些集体活动,或者开放互动等。

我现在作为一名教师、学者,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

  • 改善和同学们之间的关系,尤其是我年龄放在这里,可以和同学们适度讲一些“80 后”、“90 后”的一些“网络词语”,同时保持传统师生关系:老师被学生尊重,同时老师为学生服务,尤其是为提升学生的知识水平服务。
  • 提高和改进授课方式。在中国,“一棒子打死”现在考试体系是不现实的,至少短期内不太现实,但是可以从提高互动,使用学生们能接受的方式,改进授课方式,让课里的更多知识“黏贴”在学生的脑中。我不希望,同学们放学、毕业后,把知识全交回给老师,因为这样子就等于我没为你们的成功未来作出丝毫贡献。
  • 在不“改歪”,“改坏”真理和理论,同时不把内容过度“低俗化”的前提下,采取一些方式,让社会大众更好地明白新的知识,尤其是理论知识。这里的目标就是让大家更快学到新的知识,更快用上新的知识。
  • 改善中国的外语环境。我会长期关注自己身边的“中式英文”现象。我在读博时,假期都是坐火车游览中国这样子度过的。学者要讲究社会效益,所以我继续帮助改善外语环境这个承诺不会有丝毫改变的。舍的更多,才会得到更多,我会继续结合自己的兴趣和能力,先把老家陕西和铁路上的最常用常见中式英文义务改正。我希望,作为一名老家是陕西渭南华县的国际化华人,能为老家服务,能看到老家的国际化城市使用高标准的外语。

寒假快到了。同学们不要只顾复习,也要乐意于学习更新的知识。寒假嘛,我就不休息了,继续把寒假的一大部分投入到教育界、学术界上,把下个学期的课件提前准备好,继续去图书馆丰富我的知识。我坚信,学习无止境。无论我身份今后如何, 我会继续成为一名终生学生。

最后,祝我二十多年以来的所有老师们,祝我的所有的同学们,感恩节快乐。
老师们,感谢您们,只有老师们的一切,才有我的一切。
同学们,感谢你,以后我会以自己的新的态度新的内容,保证大家能继续学到新的东西。

祝大家今天感恩节快乐!
谢谢您,各位老师!
谢谢你,各位同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