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 年 12 月 5 日:从此,一切都不同;从此,一切都往前走

由   于 2015 年 12 月 5 日发表,题目:   冯琰的观点    

2015 年 12 月 5 日 20:05 (协调世界时 0 时区) | 英国伦敦斯特拉特福

DF 2003 12 05 Event Hosting

我还特别记得发生在大约在 12 年前的今天的一件很特别的事情。对于很多人来说,那天晚上或许比较平凡,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要在 600 多人(根据主办者提供的数据)前上台主持,简直能吓坏人。但是对于我来说,真是所谓“天时地利人和”,那天晚上我算是真正进入了“主持人状态”。那天晚上,对我来说,确实终身难忘。

有时候,试了一次新东西,就很容易上瘾。1996 年 12 月 14 日,我在学校首次向上百多人在城镇大厅里做了一次演讲,此后我确实感觉那一天也十分特别。对于我来说,2003 年 12 月 5 日因“突出”原来是很保守内向的自己,也很特别。

那天下午,由于我的课程上给了我自由(没课!),所以我开车,在北京五环路转了一圈。之后,晚餐我只吃了普通晚餐的十分之一。之后,就直奔英文演讲赛决赛的现场了。两天前,我“试音”试设备时,当时正好,人虽然很高(1.91 米),但是还能使用“延长出来”的话筒,所以一切调试也很顺利的完成。我也基本上熟悉了整个大厅的“地形”。

5 日晚上 19:00,一切就绪,演讲赛决赛正式开始。(此前,我也和台后和一些参赛者、评委等相互了解,进行有效沟通。)不过,我当时就我的英文姓名产生了一些纠结,因为拼音名不好用,在英文发音有很多版本。(这是为何我自 2004 年 1 月 1 日开始启用英文姓名 David,并将此名正式用于护照等官方证件。)

但是在其它各方面,演讲赛进行的非常顺利,整个活动的主持也进行得很好。活动结束后,听到不少人就本次活动的顺利主持和举行传来的好声音和各种各样的鼓励,从而也让我开始希望能在未来的活动中,继续留在台上主持。

在此时,我开始对我父亲原先想给我“规划好”的未来 — 去美国读国际商法的 MBA — 产生很大的怀疑。虽然这么做可能和我的大学本科课程比较相符,但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未来。

2003 年 12 月 27 日,北京地铁 1 号线的类似“东沿”,即八通线,提前开通。那天,我乘坐列车,去往现在的传媒大学(当时还叫做北京广播学院)。下车后,我好好看了一下这座大学。

“I’ll be back”(我会回来的)。这句话,源自于美国演员施瓦辛格。我当时也是有类似的感觉:总有一天,我要考进来,这必将成为我的“梦想大学”。我当时有种感觉,“用眼睛和大学说话”。那时,我第一次真正找到属于我的人生中的方向盘了,并开始握紧,向传媒大学前进。

2004 年初,在我 2003 年多次主持的基础上,一切仍是往前进。我还记得那年全国“两会”的人大会议开幕当天,我就在校广播用英文播送新闻了。此后,还有千人服装秀等一系列其它活动,有我在台上作为主持人的身影。当时我英文仍然是最熟悉的语言,但是我还记得当时我第一次台上用中文主持时,全场那种反应;就因为自己突破了“纯英文主持”这道门,全场反应很激烈,很好。

2004 年夏天,我终于拿到当时的广播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了。

现在,还会有不少的“自己人”(用“青年朋友们”感觉不太对劲儿嘛!人都是年轻的…)在问我,在上大学时如何解决“迷惘”这一大难题。我的回答仍未改变:积极参与大学各种活动,放开做梦,向自己的梦想放开得跑。既然这种做法给我带到了今天,那就证明这条道路是行得通的,不妨试一试。

2003 年 12 月 5 日以来,我成功主持过多场各种各样得活动,和原来内向,甚至于有些“自闭”的我完全是两样。而且,梦想仍在 2009 年的 12 月 5 日飞翔。那天,我做过自己的第一个 TEDx 演讲。自己的梦想,一定要掌握好,任它飞翔。我的妻子,也全面支持我这一切,甚至于希望这个梦想能飞得更高,飞得更远。

有几天对我来说是终身难忘的,也是这一辈子的“大日子”,就如找到自己方向一样的那一刻。

这里,有 2003 年 12 月 5 日那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