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纪念之年,感恩之年,进步之年

Posted by on 一 1, 2016 in 冯琰的观点 | No Comments
2016 年:纪念之年,感恩之年,进步之年

亲爱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们,

2016 年的来临,对于我本人来说,是重要一年的来临。这一年,对我来说是纪念之年,感恩之年,进步之年。

这一年,将是我结婚 5 周年,以及第一次当众发表演讲 20 周年,及首次开办互联网网站 20 周年之年。我特别珍惜这一切,无论是牵手心中的挚爱,告诉她将陪她终身,还是第一次走上讲台,在话筒前和大家聊故事,朗诵诗歌,还是第一次把自己的网站做好,让学校把它挂在网上。这一切,都成为我当今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自从我们走在一起那天起,自从我第一次演讲那天起,自从第一次把网页挂在网上那天起,生活都出现了太多的改变了。

2003 年 12 月 5 日:从此,一切都不同;从此,一切都往前走

Posted by on 十二 5, 2015 in 冯琰的观点 | No Comments
2003 年 12 月 5 日:从此,一切都不同;从此,一切都往前走

我还特别记得发生在大约在 12 年前的今天的一件很特别的事情。对于很多人来说,那天晚上或许比较平凡,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要在 600 多人(根据主办者提供的数据)前上台主持,简直能吓坏人。但是对于我来收,真是所谓“天时地利人和”,那天晚上我算是真正进入了“主持人状态”。那天晚上,对我来说,确实终身难忘。

有时候,试了一次新东西,就很容易上瘾。

감사합니다:向你,向他,向她,向大家致谢

Posted by on 十一 30, 2015 in 冯琰的观点 | No Comments
감사합니다:向你,向他,向她,向大家致谢

在大学时,我们班里来自韩国的学生特别多,大约三分之二,四分之三的都是来自韩国的;还有几个日本的、印尼的、越南的、中东地区的等等,还有几个非洲的、阿尔班尼亚的,反正亚洲、美洲、欧洲、非洲都有,所以很国际化。所以,我向班里做的通知,都是四国语言的:中文、英文、日文、韩文。其中,为了把这个活干好了,我还课外补习了日文和韩文,把日文片假名、平假名、基础日文学好了,也学习了不少韩文知识。其中,我记忆力最深的就是那句韩文:감사합니다 (kamsa-hamnida),意思就是:感谢。

前不久,海外刚过完感恩节,我觉得感恩节不应该流于形式,而是应该天天过感恩节,事事过感恩节。要需要感恩的东西,有吗?可多了。在英国住了一年快两年了,我感觉到英国事事都感谢,尤其是你替别人把门扶开时,都是一句一句的 Thank you。这是小事儿,大事儿是应该感恩所有过去帮助你的人。

1 + 1 > 2 的绝好方式:密切合作

Posted by on 十一 19, 2015 in 冯琰的观点 | No Comments
1 + 1 > 2 的绝好方式:密切合作

正好在十年之前的今天,当时的北京麦金塔用户会,也就是北京的苹果电脑用户协会,召开了 2005 年的最为重要的一次活动。这次活动,办得十分成功,甚至于都引起媒体关注了。这次活动成功的秘诀,就在于所有的主办者都密切配合着,成为今年最为成功的活动之一。

不到 6 个月之后,协会又召开了一次大会,这次的来宾突破了百人大关。整体活动的组织人员大约不到十人,但是尽管组织人员不多,大家还因密切配合,把这次活动做到了最好。当然,竟然是一次聚会嘛,就也有它的“搞笑”之处,比如突如其来的生日会(有些人出现了“蛋糕杯具!”),还有一些其它的环节等,不过也有来自香港的苹果用户向我们做了演讲,使得这次大会十分成功。

时隔一年,协会又办了一场大型活动,这次的亮点是“苹果电脑博物馆”,还有开场的全新方式。在场的还有当地音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也做了演讲。就是通过这样子办到极致的活动,特别是大家的热心参与,使得一次活动比一次办得更加漂亮。

寻找更宽广的舞台

Posted by on 十一 28, 2013 in 冯琰的观点, 综合评论 | No Comments

2000 年 8 月底,当我回到北京时,我确实是个“外来人员”,无论是从证件上说,还是从对文化、本地态度方面而言。我回到的,是一个马路比较危险,餐厅过于热闹,比较主张“有些不知道为何应如此低调”之国家。这与“行人第一”,餐厅相比安静一些,和不主张“过分低调”的瑞士来说,区别甚大。在瑞士,你的身份上的“亮点”或“特殊之处”不必要过于隐藏,但是在中国就不行,要学会“夹着尾巴做人”。

过了大概三年加上三个月之后,2003 年 11 月 28 日对我来说又是一个值得记住的一天。由于当初中文“磕磕巴巴”,这问题就导致了一个怪相的出现:我,一个张着中国人脸的人,却一句中文都不会。学了三年多,繁体字、简体字都开始学回来了,当然也可以开始讲话了。对我来说,语言这件事情确实无法小看:你听不同某国语言,就等于无法听到某国的“原汁原味”的故事。

我记得那天我电话突然响了。电话里想让我晚上去趟大学。“你有空吧,冯琰?晚上过来一趟。”

“啊,有事情吧?”

“嗯,听说你英文不错,今天晚上咱们大学有个英文演讲赛副决赛。对了,你想成为这里的评委吗?”

“好啊!我马上过来。”

致铁路界的感恩信 —《铁路人,渺小而伟大》

Posted by on 十一 22, 2012 in 冯琰的观点 | No Comments

各位在铁路上工作的人, 各位铁路车迷, 各位因铁路而咱们曾经见过的人: 今天虽然不是“铁路节”,但是又是一个值 […]

致教育、学术界的感恩信 —《做人从感谢恩师和学生开始》

Posted by on 十一 22, 2012 in 冯琰的观点 | No Comments

下课了! 这句话,我听了二十多年了,说了却不到二十周。我这里和其它一些老师们的唯一区别,就是我坚守“遵守时间” […]